网传上川有渔民海上毒鱼 渔政已介入调查

消息配上3段渔民在海面毒鱼的视频,反映川岛有渔民在海里毒鱼,台山市将于2019年6月前全面完成海域清理整治工作,台山市海洋与渔业局执法人员清理违法占海的蚝排,养殖、捕捞、水产品加工企业才有一个基础,去年湛江地区的水产品加工产值达72.5亿元

图片 2

核心提示:近日,“深海战士”微信公众号发布了“愚民,你用山埃毒死的不是鱼,而是你的子孙后代!大家一起来制止这场海洋生态的浩劫吧”的消息,反映川岛有渔民在海里毒鱼,消息配上3段渔民在海面毒鱼的视频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

图片 1
台山市海洋与渔业局执法人员清理违法占海的蚝排。

核心提示:江门市渔港设施落后的状况迫切需要改变。图为台山市广海渔港,港池淤浅严重,大马力的船无法进港停泊。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

近日,“深海战士”微信公众号发布了“愚民,你用山埃毒死的不是鱼,而是你的子孙后代!大家一起来制止这场海洋生态的浩劫吧”的消息,反映川岛有渔民在海里毒鱼,消息配上3段渔民在海面毒鱼的视频,称拍摄位置为台山上川岛上川头,视频中主角为上川岛高冠村的渔民。消息引起高度关注,截至28日下午,阅读量已超过了三万人次。

重拳出击,对违法养殖用海说“不”

图片 2
江门市渔港设施落后的状况迫切需要改变。图为台山市广海渔港,港池淤浅严重,大马力的船无法进港停泊。
“目前,江门市海洋渔业在全省所处的位置比较尴尬,与江门所拥有的资源不相称。江门海洋渔业发展空间大有可为。”市海洋与渔业局副局长林创对我市海洋渔业所处的地位有比较清醒的认识。作为传统的海洋大市,我市在海洋渔业资源等方面拥有不小的优势,但与周边的湛江等海洋渔业发达地区相比,我市在海洋养殖、远洋捕捞、海产品加工等多个领域都存在差距。如何发挥好优势,为我市海洋渔业发展找到出路?业内人士及专家学者均认为,要在“深”上做文章,即走向深海、瞄准精深加工。
海洋养殖业 适养水域 面积逐年缩减
我市重点海洋养殖区域主要集中在台山市的广海湾、镇海湾和川岛群岛,全市海洋养殖面积近40万亩。其中台山市的鳗鱼养殖面积达6.3万亩,年产量达5.5万吨,成为全省乃至全国最大的鳗鱼养殖基地。我市的南美白对虾养殖业颇具规模,全市养殖面积达20万亩,是全省南美白对虾三大养殖基地。
“虽然我市养殖业形成了一定的产业规模,但养殖区域分散,养殖技术水平有待提高,还缺乏像湛江国联水产开发股份有限公司那样拥有种苗、饲料、养殖、加工及销售一体化完整产业链的企业。”林创表示。
林创认为,随着围垦和沿海工业集中区的发展,我市沿海各镇海水养殖面积逐年缩减,加上近海水质污染严重,适养水域面积在逐年缩减,养殖业发展空间也受到挤压,传统养殖品种和模式将遇到挑战。“将养殖业向深海推进,扶持大企业发展深海养殖,是现代海洋渔业的一个发展方向,川岛海域环境条件很好,适合发展深海养殖。”林创指出。“规划建设川岛深水网箱养殖产业园,是《关于加快建设海洋经济强市的实施意见》提出的发展现代海洋渔业的一个措施。”
据介绍,建设川岛深水网箱养殖产业园已经提出多年,我市也是省发展网箱养殖试点区域之一,但我市始终没实现零的突破。“主要是深海养殖投入大、风险大,一个台风过来,就可能将全部投入归零。”市海洋与渔业局渔业科相关负责人赵善和表示。
对此,中山大学海洋学院教授贾良文认为,“深蓝渔业”是未来发展的方向,容易受到台风等不利天气因素的影响,政府可以考虑设立风险基金,支持保险行业在这方面进行探索和发展。
海洋捕捞业 走向深海是大势所趋
杨成喜是台山市广海镇鲲鹏村委会的渔民。2011年在广海鲲鹏永润海洋渔业合作社的帮助下,淘汰自己的木船,换成钢质灯光围网捕捞船,去年杨成喜离开了往传统作业区域,首次开赴南沙捕鱼,首个航次产值30万元。“换成钢质船后,产值比原来效益高出一两倍。”杨成喜笑着说。今年他又去了南沙。
广海鲲鹏渔业村委会是全省较大、江门市最大的渔业村。由该村委会渔民牵头成立的鲲鹏永润海洋渔业合作社,通过合作社员集资和银行贷款担保等措施,带动当地渔民更新建造钢质渔船35艘,村民造大船、闯深海,打开了中、深海渔业捕捞局面,去年实现产值达1.2亿元。
在远洋捕捞中,台山市南沙渔业协会也是一支重要的力量。在该会的组织发发动下,南沙渔业生产一枝独秀。目前,我市拥有南沙作业渔船30艘,总功率1.4万多千瓦,是全省规模最大、生产能力最强、效益最好的群众船队。
林创表示,“在近海资源萎缩、环境压力加大的前提下,走向深海是大势所趋。渔民更新改造大马力钢质渔船,政府也给予了一定的补贴。今年有4艘完成改造,3年内将改造50艘大马力钢质船。”
广海镇鲲鹏村委会的渔民在闯深海的同时,也遇到尴尬。蔡伙记是广海镇鲲鹏永润海洋渔业专业合作社发起人之一,他发现,随着渔船更新改造的深入开展,大功率钢质渔船必将日益增多,然而目前台山的渔港设施落后,港池淤浅严重,现有的大功率钢质渔船已经处在有港难入的状况,尤其是台风到来,更是无处避风,灾害安全隐患很大。
目前,扩容后可容纳600多艘大中型渔船的崖门国家一级渔港建设项目于2012年5月开工,整个工程计划于今年10月完工。台山广海渔港2011年底已经通过建设国家二类渔港的申请,也在建设中;而台山的横山、沙堤渔港也正在积极开展申报国家一类渔港建设的前期准备工作中。
“但这些在建或将建的渔港与今后海洋渔业发展相比,仍显滞后。有了渔港的支撑,捕捞的鱼货的交易、加工、流通繁盛起来。湛江、汕头有很多渔港的支撑。”业内人士一致认为,“资金是瓶颈,渔港建设需要大量资金的投入,仅前期投入就要占到整个工程施工的10%。”
贾良文也认为“江门市的渔港比较破旧。江门要发展远洋捕捞,必须要有渔港的支撑,应引起政府的重视。”
海产品加工业 瞄准精深加工
提及我市的水海产品加工业,台山鳗鱼在国内是一块响当当的牌子。“但总体来看,江门市水海产品加工业仍处于初级加工的粗放阶段,水产品加工企业规模不大,缺少龙头企业的带动。”林创认为。
以台山市为例,虽然该市水产品加工在我市占有重要位置,但去年台山市海产加工产量只有2.47万吨,产值1.34亿元,仅占全省水产加工总产值的6.2%。。与水产品加工强市湛江相比,去年湛江地区的水产品加工产值达72.5亿元,而我市只有8.89亿元,差距甚远。
“现在发展水产品加工业遇到瓶颈,土地成本、劳动力成本、环保成本逐年提高,水产品粗加工所获得的利润非常少。我们在这次外出学习中发现,水产品加工发达地区的加工企业也在梯度转移,湛江一部分加工企业转移到广西、海南,汕头一部分加工企业转移到福建。”率队赴湛江、广西、福建等地考察学习的林创说道,“我市水海产品加工如何定位?水产品的精加工是一个大方向。”
“目前,我市的精深加工水平不高,名优产品较少。”业内人士比较认同这一观点。我市水产品粗加工企业多,精深加工企业少,而湛江市的一家龙头企业——国联水产开发股份有限公司——就开发出凤尾虾、虾圈、面包虾、罗非鱼片等十多种优质产品,产品辐射美国、加拿大、日本、韩国、欧盟等数十个国家和地区。
台山市政府日前出炉了《关于加快台山市海洋渔业发展的调研报告》,《报告》中相关建议容易引起人们的共鸣:加快沿海水产品加工区建设,进一步整合各种资源和生产要素,实现由初级加工业向精深加工业转变。增强企业品牌意识,通过一系列政策资金扶持,大力推动品牌战略实施,培植一批知名大型企业及品牌,提高市场竞争力和占有率。如在全市布点培育一批大型水产品加工企业,发展水产品精深加工,打响“台山鳗鱼”、“广海咸鱼”、“深井生蚝”等水产品知名品牌,推进渔业加工业快速发展。
“除了引进水产品加工的龙头企业、扶持龙头企业的发展外,”中山大学海洋学院教授贾良文支招,“由政府牵头,将分散的小企业通过股份制联合起来,壮大规模。”
海产品销售 搭建大型交易平台
珠三角地区拥有全国最大的城市群,又毗邻港澳,本身就是一个消耗水产品的大型市场。市海洋与渔业局渔业科科长余国庆认为,通过大型水产品交易市场来带动养殖业、水产品加工业的发展,不失为一条好路子。湛江海洋渔业的壮大除了有龙头企业的带动外,建交易市场也是一条重要的途径。
“如果流通能够做起来的话,它产生的直接效益更多更显着。目前,我市的交易市场有了一定的基础,如蓬江区的远洋冷冻批发市场有一定的规模。”余国庆说道。在余国庆看来,江门渔业养殖主要以优质、高档为主,江门的渔业产量不仅仅能保证本地市场的供给,还能进行大量的向外输出,如果能够把水产品的流通市场规模做大,吸引全国各地的人进行交易,或者说如果能够形成国际交易市场,远销各地的话,从而形成巨大的消费市场,产生高额利润,还能吸引、聚集水产品加工龙头企业的进驻,同时有助于推动我市养殖业发展。
“江门的水产品市场分散,没有形成规模,不像湛江、珠海,有几个中心市场,有了水产品市场交易平台,养殖、捕捞、水产品加工企业才有一个基础。”参与我市海洋经济发展规划的贾良文教授说。
湛江的南方国际水产交易中心屡次被贾良文提及,该中心位于湛江市赤坎区,建筑面积10万平方米,总投资5亿元,分三期建设。首期于2010年12月31日正式开业。有媒体报道,该中心致力于整合东盟十国和中国南方海产资源,打造成集冻虾原料、冻鲜海产、冷冻食品、水产物资、海鲜美食、国际博览、冷链物流于一体的现代的化多功能交易平台,逐步形成年交易量达200万吨的东盟最大海产集散地。
贾良文认为,交易平台的建设要引起政府足够的重视,要对现有的资源进行整合,选好地址,做好相关规划。

28日上午,记者就此事联系了台山市海洋与渔业局,并得到积极回应,称该局高度重视此事,并已转至广东省渔政总队台山大队处理,目前该队针对此消息所述情况,派出了几艘渔政船抵达涉事海面巡逻、调查取证,希望能得到当地群众的配合支持或举报。

台山市将于2019年6月前全面完成海域清理整治工作

台山市海洋与渔业局负责人说,以前也曾有人举报类似的情况,平时也有采取行动但很难抓到人。国家有明文规定禁止毒鱼,但实际操作起来问题不少,经常是渔政船在海域上巡逻,毒鱼者远远看到,便将所毒渔获扔进大海,执法人员因此无法取证。

近年来,近海海域资源供需矛盾逐渐突出,为促进环境治理产业的进一步发展,2018年全国“两会”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将实施重点流域和海域综合治理。

该负责人希望关心海洋生态的群众,将毒鱼现场的视频发至执法部门,最好能拍到涉事渔船的号码,台山渔政大队的联系电话是0750—5576299。

在台山市,许多村委会都将沿村海域发包给商家养蚝,以赚取承包费作为集体收入。这类行为自2002年《海域使用管理法》出台后,已归类为违法行为。近年来,台山市海洋与渔业局多次组织工作人员开展整治,但由于一些村民缺乏法律意识,类似违法行为仍时有发生。

为此,台山市提出,至2019年2月底,将完成赤溪、广海、海宴、深井等重点地区海域违法养殖的清理整治工作,至2019年6月前全面完成台山全市海域清理整治工作任务。

现状:违法养殖用海超8万亩

台山市海岸线漫长,海域辽阔,海域使用管理任务十分艰巨。

随着海洋经济的发展,台山市的海产品养殖种类不断增多,规模不断扩大。生蚝作为台山市一种标志性的土特产、著名水产品,产业规模不断扩大。台山市是江门地区拥有最多海鲜资源的地方,特别是西南部水域,位于咸淡水交汇处,尤其适合养殖生蚝。在这一水域,因水质咸淡适宜,又远离工业污染,养殖出品的生蚝个体肥壮,色泽乳白,而且肉质嫩滑可口,极富营养,是蚝中上品。

近年来,随着台山蚝知名度的打响,各地养蚝户纷纷转移到台山市养蚝,养殖面积逐年猛增。2012年,台山蚝养殖从深井扩大至海宴、汶村、川岛一带,养殖面积达7万多亩,产量近67000吨,达到历史最高峰。当年,生蚝产值超2亿元,占台山市海产品产值的27%,是台山市产值份额最高的海产品之一。

台山市历来高度重视抓好海域使用管理工作,为进一步规范用海秩序,打击取缔违法养殖,自2012年以来,在赤溪镇黄茅岛海域、赤溪镇铜鼓海角城海域、海宴镇望头海域、广海湾香港惰性拆建物料处置区和川岛镇大洲湾海域,共组织清拆了1000余亩违法养殖蚝排,恢复了部分海域的原貌。另一方面,海洋行政主管部门不断加大涉海法律法规的宣传力度,通过发放宣传册、张贴宣传画、在沿海镇设置海域管理宣传牌,以及举办镇、村干部和养殖户代表学习培训班、开设微信公众号等途径,广泛宣传海域管理法律法规,提高基层干部和广大群众依法用海意识。2016年4月,台山市还出台了《养殖用海市场化配置工作方案》,进一步规范养殖用海海域使用权的配置,使之更加公开透明,提高了海域使用效益。

虽然管治力度越来越大,但是近年来随着海产品市场需求的增加,贝类养殖迅速兴起。在经济效益的驱使下,台山市违法占用海域养蚝的现象不断出现且愈发严重,屡禁不止,扰乱了正常的海域使用秩序。今年初,台山市对违法养殖用海作了初步调查测算,目前核发的养殖用海使用权证书总面积约1.5万亩,而实际养殖用海面积已超过10万亩,远超确权面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