蓄水池泄洪黄河万吨养殖鲟鱼逃逸 或变成生态祸患

农业部长江办相关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湖北省长阳、宜都地区养殖网箱中近万吨外来鲟鱼、杂交鲟鱼逃逸,此次水灾导致高坝洲库区网箱损失数亿元,对清江鲟鱼逃逸事件展开调查和生态影响评估,近万吨人工网箱养殖的鲟鱼被冲散至长江中下游水域,事发地位于湖北长江支流清江隔河岩水电站与高坝洲水电站之间水域

图片 6

核心提示:9月20日,农业部长江办相关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因清江梯级水电站泄洪,湖北省长阳、宜都地区养殖网箱中近万吨外来鲟鱼、杂交鲟鱼逃逸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

第一农经网讯
9月20日,农业部长江办(农业部长江流域渔政监督管理办公室)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因清江梯级水电站泄洪,湖北省长阳、宜都地区养殖网箱中近万吨外来鲟鱼、杂交鲟鱼逃逸,这些鲟鱼目前已经扩散到长江中下游干流中,“洞庭湖、鄱阳湖,哪儿哪儿都是。扩散范围很大,可能对长江水生生物和生态造成灾难性的影响。该负责人表示,农业部长江办已组织多位水生生物专家,对清江鲟鱼逃逸事件展开调查和生态影响评估。

伴随一场大洪水,这个夏天,近万吨人工网箱养殖的鲟鱼被冲散至长江中下游水域,或逃逸,或死亡。

长江水生生物面临一场生态灾难?

图片 1

两个月前发生在长江支流清江水域的这一事件,近日持续引发关注。这些鲟鱼会对长江生态带来什么影响?又该如何补救?当地养殖户受损与生态环境或受影响的背后,折射出清江网箱养殖发展与监管怎样的困境?

9月20日,农业部长江办相关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因清江梯级水电站泄洪,湖北省长阳、宜都地区养殖网箱中近万吨外来鲟鱼、杂交鲟鱼逃逸,这些鲟鱼目前已经扩散到长江中下游干流中,“洞庭湖、鄱阳湖,哪儿哪儿都是。扩散范围很大,可能对长江水生生物和生态造成灾难性的影响。”

7月19日,受强降雨影响,隔河岩水电站大坝18年来首次泄洪。当日晚上,来势凶猛的洪峰一路横扫河中养殖的数百口网箱。

9月22日,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从长江渔业资源管理委员会办公室获悉,事发后,农业部、水利部等多个部委,以及地方政府前期已组织专家组介入调查。目前,前期调查报告已形成,相关结论及补救措施有待进一步研讨。

该负责人表示,农业部长江办已组织多位水生生物专家,对清江鲟鱼逃逸事件展开调查和生态影响评估。

图片 2

近万吨人工养殖鲟鱼被冲散

图片 3

7月20日凌晨1:50分,救援队接到防汛指挥部命令,隔河岩库区将启动新一轮泄洪方案,随时将泄洪量加大到7000立方米每秒以上至10000立方米每秒的泄洪量,要求所有应急救援船舶就近停航避险待命。大量网箱从清江支汊漂来。

多名养殖户向记者证实,事发地位于湖北长江支流清江隔河岩水电站与高坝洲水电站之间水域,事发时间为7月19日下午至次日。

长阳清江隔河岩水电站大坝18年来首次泄洪

图片 4

沈涛是当地一名养殖大户,已在该水域网箱养殖鲟鱼10余年。据沈涛介绍,此次事件中,他所在公司养殖的30多万斤鲟鱼均被冲走。

逃逸鲟鱼数量超过长江中下游所有鱼

此次水灾导致高坝洲库区网箱损失数亿元,80后张会云所在的白鸭垴村是此次重灾区之一。她家共有网箱14个,此次水灾,导致网箱全部损毁,养殖的约三千斤鱼全部被冲走。她说:“鱼肯定是养不好了,我准备转型发展种植业,把家里几亩农田改种柠檬。”

“10多年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沈涛回忆,当天14时许,上游来的水势越来越大,清江中开始有网箱被冲散。随后,养殖户们接到了当地水产部门发来的泄洪通知短信。

参与该调查的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长江水产研究所研究员、农业部淡水生物多样性保护重点实验室主任危起伟告诉澎湃新闻,这些逃逸的外来鲟鱼、杂交鲟鱼的数量之大,可能超过长江中下游干流鱼类现存生物量总和,也远远超过了中华鲟的野生种群数量。

图片 5

养殖户们提供的于7月19日15时49分收到的短信显示:“目前,隔河岩、高坝洲两坝正在泄洪,接防汛办通知,高坝洲泄洪量现增加到4300,请广大渔民做好安全防范,确保人身和财产安全。”

澎湃新闻获得的前期调查报告显示,逃逸的外来鲟鱼包括黑龙江鲟、达乌尔鳇、西伯利亚鲟、施氏鲟及杂交鲟等。

农业部长江办专家组前期调查报告显示,受7月19日洪水冲击,湖北长阳、宜都地区总重量约0.98万吨的养殖鲟鱼或死亡、或大量逃逸。

另一则16时15分收到的短信显示:“紧急通知,隔河岩泄洪量将达8800,请网箱上人员迅速撤离,确保人身安全。”发布单位均显示为“宜都市水产局”。

危起伟表示:“在自然情况下,鳇鱼、黑龙江鲟、西伯利亚鲟等,不会来到长江。鳇鱼体型巨大,原来生活在黑龙江,它是肉食性的,可以直接将直接捕食其他鱼类。此外,一旦这些外来鲟鱼形成种群,它们就会跟长江‘土着’鱼群,抢食物、抢地盘,挤占中华鲟等土着鱼群在生态环境中的位置,甚至取而代之。”

图片 6

“但那时候,网箱抢救已来不及了,只能眼看着原本被绑在一起的网箱被冲散,已经养了几年,几十斤、一两百斤重的鲟鱼四处逃逸。”沈涛说。

一山不能容二虎,抢占原有鱼群在生态环境中的位置——“生态位”,是生物入侵的常见形式之一。危起伟举例子说,鳡鱼和翘嘴鲌都是肉食性鱼类。一个水库中,一旦鳡鱼数量多了,一定不会再有翘嘴鲌,反之亦然。危起伟担心同样的事情也会发生在中华鲟等长江鱼群身上。

7月20日起,长江干流宜昌段以下渔政部门陆续接到来自渔民的外来鲟鱼捕捞记录。7月26日-8月2日,仅在洪湖螺山、嘉鱼等地就有100余尾外来鲟鱼被捕捞到。

沈涛与另一名养殖户严辉均介绍,逃逸的鲟鱼群包括西伯利亚鲟、史氏鲟、达乌尔鳇等外来鲟鱼,还有杂交鲟,种类繁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