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地区对虾赚钱难 草鱼规模大但利润低

中国水产频道报道,上海,地处长江入海口,毗邻东海,北有崇明岛、长兴岛、横沙岛3个岛屿。崇明岛由长江挟带下来的泥沙冲积而成,有着“长江门户、东海瀛洲”的美誉,是中国最大的河口冲积岛及中国最大的沙岛。奔腾不息的长江之水,带来源源不竭的动力,这就是我们此次长江之行的最后一站。 上海养虾人,与白对虾的一场“博弈” 上海境内河道面积约500多平方公里,境内江、河、湖、塘相间,水网交织,水产资源丰富。上海人养殖南美白对虾的水面大约有5万亩,主要集中在南惠与奉贤区。在整个养虾业都不景气的状况下,上海的对虾养殖也不例外。“这两年养虾,大多数都在亏本,虾越来越难养”,养殖户张建林如是说。 张建林,上海邬桥镇本地人,从事养殖行业已有25年,1991年开始养殖四大家鱼。但随着上海经济的不断发展,低价的养殖品种利润低,无利可图。从2010年以后,像大多数养殖户一样,张建林也开始了对虾养殖。对虾的风险虽高,但是利润足,在前两年的养殖中,养殖户普遍尝到了甜头。

然而,好景不长。2013年底起,上海的阴雨天气不断增加,今天更是到了四十多年来阴雨天气最多的一年。对养虾来说,天气尤为重要。长时间的阴雨天气导致虾的发病率增高,成活率下降。“去年的大雨让100亩的虾塘沦陷,亏损了50多万”,张建林有些无奈。 “今年的虾苗,更是让人着急”,张建林说,天气越来越糟糕,虾苗的价格也越来越贵,但品质却越来越差,本来天气状况不好,给养殖造成很大困扰,再加上苗种的问题,虾农们陷入一场与对虾的“博弈”中。“如果赌赢了,明年还能重来;如果赌输了,就可能会被淘汰”,张建林的这句话说出了自己内心的苦闷。

随着政府回填政策的实施,2014年开始,上海已有3000-5000亩的水面填回耕地,养殖水面在减少这毋庸置疑,已不再是像2001年、2002年那样可以随意挖塘养殖。上海养虾人想要赢得这场“博弈”首先要解决苗种问题;其次是要在虾的免疫力上下功夫;最后的关键则是注重调水,在梅雨季节保障稳定的水质,减少虾病滋生。 外来养鱼人,在迷雾中等待光亮 崇明岛成陆已有1300多年历史,现有面积为1200.68平方公里。这里风光旖旎,绿树成荫的200多公里环岛大堤,犹如一条绿色巨龙,盘伏在长江口上。全岛地势平坦,土地肥沃,林木茂盛,物产富饶,是令人向往的鱼米之乡。 在崇明岛养鱼的本地人很少,大部分是安微、四川、浙江的外来人在此养殖。张富贵,安徽人,10年前跟随二十多户亲戚举家搬迁到岛上定居,开始养鱼。崇明岛养殖水面一般是30-50亩,以草鱼养殖为主,已经形成一定规模,也有养殖黄颡鱼的,但不及草鱼多。

“今年草鱼行情不好,大家的投料积极性并不高”,张富贵说。1斤规格草鱼的价格是4.8元,相较于2斤草鱼的价格整整少了1块钱。如果草鱼规格拉不大,养殖户就要亏本。虽然上海具有得天独厚的养殖条件,长江水系良好的水质,让鱼发病相对较少,但是降水量的增加让水质问题越来越突出,草鱼发病时间提前。此外,养殖户对草鱼疫苗注射不重视,也导致草鱼的成活率只有60%。养殖户唯有降低鱼塘的放养密度,转用低价饲料,减少成本投入,来抵御养殖风险。 近年来,崇明岛养鱼人的亩产收益不断下降,行情似一片迷雾。据有关人士透露,很多苏北的养殖户已经开始了草鲫混养模式,他们将5斤左右的草鱼以低于上海市场的价格销售,崇明岛的草鱼价格深受冲击。在这样的情形下,崇明岛的养殖户要突破迷雾,目前来看需要改变单一的放养模式,养殖各种品牌的水产饲料产品虽然厮杀于大江南北,但幕后的饲料配方师却鲜为人们所关注。本文从一名水产饲料配方师的角度出发,通过专业的透析,从侧面展示出水产饲料的研发工艺以及市场需求的动态变化。热水鱼,以应对市场行情的波动。 :上海对虾草鱼水产养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