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司令”的”第二场战役” 植树造林、绿化荒山

老金说,昨天的节目为您介绍了吉林省延边军分区原副司令员金文元,如今老金承包的200多公顷荒山已经郁郁葱葱了,与刘真茂和27名大学生一样,本报要向读者介绍的是延边军分区原副司令员金文元8年来扎根山沟,金文元放弃了安逸,率先种植树木和药材引导村民富起来,很多村民并没有认识到,消除村民种植风险

   
昨天的节目为您介绍了吉林省延边军分区原副司令员金文元,在退休后谢绝当地政府和一些企业的任职邀请,回到老家的一个贫困村,八年来坚持植树造林、绿化荒山的故事。节目播出后,引起了很大的社会关注。有人说,金司令是最可爱的人,退休不退色,好样的。如今老金承包的200多公顷荒山已经郁郁葱葱了,按常理他应该停下来好好歇歇了。然而,这位金司令的目标似乎还远不止于此。 
  说话不爱绕弯儿,兴奋时像个孩子,我眼中的金司令,就是这样一个率真直性的大叔形象。山上待了八年,老金的嘴里多了不少口头语,“要想富、先栽树”,就是他向村民叨咕最多的。老金说,光自己承包的山绿了不行,他要带领乡亲一起栽树共同致富。幽默的老金还戏称,这是自己回乡后的“第二场战役”。
  金:这个意思是呢,让它(松树)通风,让它(松树)见阳光,就是割到这层。
  村 民:这层割掉?两层割掉?
  金文元:对,对,割两层就行了。
  在金文元回乡的八年里,除了完成自己承包的200多公顷荒山的绿化,还有一个更大的目标始终在他的心里盘算着,那就是如何带着大城村的乡亲们走出贫困。
  2008年,金文元栽下的几万棵松树成活了,这让他认定了“要想富先种树”的致富经。由于当地土质沙化,不适合种农作物,许多山地荒置了近十年,这让老金更坚定了他的这个想法。
  金太植:这个都是沙子地呀那样,种那什么黄豆玉米什么的产量可低了。人工(费用)也没出来,所以把这扔了。
  朝鲜族村民金太值,就是村里第一批跟着金文元在山里种植红松的人。
  全太植:金司令说这个地不能白扔,栽红松的话我们后代有嘛。一般我们觉得这个成活率很少这样,完了他教给我们怎么栽树怎么栽树,那个什么敷上,那个有什么那个药,百分之九十九都活了嘛。
  金太植所说的药叫生根粉,当初金文元种树时,就曾经因为不懂得科学使用生根粉而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金文元:刚开始我到农村来的时候没有准备到失败这二字,来的时候那是满腔热忱的,很有激情,我以前把栽树看地很简单,那个东西刨个坑埋上不就活了么,但是那不是那回事,它这里头有很多知识在那里。
  我们去干活就喝这个水,这个道就是我走的多了就成了个道了。我给你打草惊蛇,看,这个地方刚开始我不大会栽,失败的地方。
  这片大小不一的红松见证了当年金文元种植红松的失败,也警示着自己和乡亲们不要再犯同样的错误。
  金文元:你们现在可以看出来,这个树可以长这么高,这个树呢长这么小。它为什么差距这么大,就是没讲究科学。
  2004年,金文元信心满满地在这片林地栽下了两万棵红松苗,第二年老金却发现,2万棵红松中死了5000多棵。
  金文元:因为红松它死没死第一年不知道,刚开始找不到原因,挺苦闷的,后来我寻思你光发愁不行,还得找出个原因。
  五千多棵红松加起来的各种损失有几万元。这对金文元打击不小,对于当过军队指挥员的老金来说,失败需要警示更需要总结,他决定沉下心来,向专家虚心学习。
  金文元:后来到林科所,林业局,拜他们为师,后来他们都到现场看了,看了之后他又问了我栽的经过,他说你还是没按科学方法植树。
  原来,2004年金文元种红松时,正值天气干旱,载树后没有及时下雨,再加上所种松树大都在坡度比较大的地方,水土流失严重。
  金文元:这个土全是沙土地,还有石头,这个沙土地不保水,挖坑应该挖得稍微大一点,稍微深一点,栽之前买一个生根粉,它成活率就比较高了。
  正因为有了这次教训,反而使金文元悟出了道理,为后来村民们的红松栽种积累了经验。
  金文元:干什么东西吧,还得讲究科学,不讲究科学吧,是吃亏在眼前啊。后来我失败了,明白了这个道理,于是老百姓每一次栽树的时候我都告诉他们,你一定是得买点生根粉,头一天晚上泡着。
  也正是得到了金文元从失败中总结出的经验的传授,2008年金太植种下的4000多棵红松,成活率接近百分之百。
  金太植说,一开始很多村民都和他一样觉得种松树周期长、不划算。为了说服大伙儿栽树,金文元着实费了不少口舌。
  金夫人:他见一个人说一个人,见两个人说两个人,哎呀,我看着都闹心。
  虽然逢人就宣传种树的好处,但效果并不明显。金文元想到了村支书李明灿,只要他带了头,群众的工作就好做了。
  金文元:栽树的时候,我就经常告诉老百姓,第一,你们党员必须带头,干部得带头,完了把那个荒山绿起来,给他们讲好处。要发家致富嘛,你必须要植树,植树回报时间长,但是呢它的回报率很大。
  村支书
李明灿:我们经常在一块儿,他老叨咕我,我和他学了一句话,知道吗。前人栽树后人乘凉。
  作为大成村的支书,李明灿最知道老金退休后到回到村里的目的,朝夕相处中,金文元的举动也渐渐影响着李明灿。
  村支书
李明灿:所以我开始带头,我种了几个社员也跟我一起栽了。没有他带头干的,我们村民不会干的,我们的村民胆子小,今年二十块钱能挣几块钱,这么算,这个二十年才有效益。
  李明灿说,如今村里闲了十多年的荒坡都栽上了红松,荒地少了百分之八十以上,而松树却多了十几万棵。
  村民马春红:他(老金)还是那个聪明,还是脑袋好使,想得远,想得周到。他有远见,要是这地他不种就扔了,扔十年也是扔,扔二十年也是扔。所以还是种树得收益呗。
  其实,金文元心里有数,他知道种树是百年大计,不能只怪群众抱怨一下子见不到实惠,可怎样才能找到让村民尽快脱贫的项目呢?老金的心里又有了一个新想法。(中国新闻网)

 

山的司令 树的司令

4月1日消息:“因为这里是我的根,是生我养我的故乡!”树高千尺,忘不了根。延边军分区原副司令员金文元退休后回到故里,想尽一切办法带领当地村
民走上致富路。为了打消群众疑虑,消除村民种植风险,他在自己的地里搞实验,试种五味子、林下参,养殖林蛙、稻蟹,培育木耳、蘑菇。种养成功后,他请乡亲
们参观,义务提供培训,成为了百姓交口称赞的“带头致富司令”。

——记吉林省延边军分区原副司令员金文元

   
编者按 最近一段时间,本报先后报道了守护湖南狮子口大山30年的当代“活雷锋”刘真茂,以及海南鹦歌岭自然保护区27名大学生的感人事迹,引起了强烈的社会反响。今天,本报要向读者介绍的是延边军分区原副司令员金文元8年来扎根山沟,带领山区群众脱贫致富的故事。与刘真茂和27名大学生一样,金文元放弃了安逸,选择了有远见的生活方式。他的选择令人敬佩,也必将激励更多的人,选择崇高的理想、信念、价值观。

   
“我们眼前的这片山共有5道岭、7座峰、4条沟。北起东村头山岭,向南到787号高地,长约5公里;西面从467号高地,向东2公里至670号高地……”
   
站在农家小院前,61岁的金文元指点着一座座以军事用语命名的山头,向记者介绍他所种植的红松和中草药试验田。
   
眼前的金文元,身着旧式训练服,笨棉鞋的边缘沾着一圈泥土,长满老茧的手拖着锄头。如果没有介绍,谁也想不到,这个“农村老头儿”会是一名戎马一生、荣誉满身的副司令员。
   
2004年,从军35年的金文元,从吉林省延边军分区副司令员的岗位上光荣退休。本该颐养天年的他,毅然放弃了安逸的城市生活,回到家乡——国家级贫困县延边州安图县,包山育林,带领当地少数民族群众脱贫致富。8年来,他先后帮建基层党支部9个,创建种植养殖协会3个,建立农业合作社1个,带建致富项目10个。
    老司令开辟新阵地    
2004年,离开军营的金文元很快为自己下达了一项新命令——开山。接到退休命令的第3天,金文元来到长白山脚下的安图县石门镇大成村,看中了村子周边了无人烟的荒山沟,并向镇里提出了包山育林的申请。
   
决定立即遭到全家人一致反对。“老金啊,你可不是小伙子了,荒山野岭的,怎么吃得消?”妻子话音刚落,女儿就把话接过来:“爸,你要是在家闲不住,不是还有那么多企业高薪聘请您嘛?”
   
从小在安图县长大,又在那里念过书、当过兵的金文元动情地说:“树高千尺离不了根啊。当年你爷爷带着全家逃荒到安图,乡亲们的一碗小米粥救过我的命。现在,我理应为乡亲们做点儿事!”
   
儿子听了后又给老父亲算起了账:“大半辈子的积蓄扔在那儿,啥时候能有收益?”金文元乐了:“那树一扎根,可是谁都带不走。将来能有人乘凉受益,能有人记着那是我金文元留下的,我就知足了。”一番心里话感动了全家人。
   
两个月后,包山的手续刚一办妥,金文元就带着米面、炊具、农具、铺盖上了山。在没有水、不通电的情况下,他将200余公顷山林地逐一编号、划分“阵地”,开辟起了试验田。
    “我是山的司令、树的司令”    
对于金文元来说,练兵似乎比开山种树更容易一些。由于缺少相关科技知识,金文元一连打了3次“败仗”:投资4万元种下的两万棵红松树苗,由于施肥程序错误,全被烧死了;因为地势选择失误,栽种的15亩中药材被一场暴雨淹了;从山东引进的66头黄牛不适应寒冷气候,冻死了一大批。
   
“建桥、修路、通自来水……金司令给村里干了不少实事,我们心里有数。可亏成这样,司令还怎么坚持?”大成村村长李明灿说,看着金文元亏本,村民们心里都跟着着急。
   
“我就不信我种不明白这片山!”军旅生涯铸就了金文元百折不挠的性格,他开始反思:“军事需要科技,农业也需要科技。”金文元揣着山里的土壤样本,赶到延边大学,请专家进行分析;又跑到安图县科技局和吉林、黑龙江林业部门,请教种植技术。有一次,赶上专家临时有事,他就在门外等了两个多小时,感动得那位专家跟着他钻进山沟,现场勘查。
   
如今,金文元从科学种植中尝到了甜头,他种下的11万棵红松、4万棵落叶松在大成村扎根,树苗成活率高达90%,远高于松树苗成活率不足50%的一般概率。
   
暖风吹着山上错落的树木,金文元笑着说:“我觉得自己又成了司令员——山的司令、树的司令!”
    “想让村民富,山沟里要有顶梁柱”     “家里没人,兜里没钱,能干成个啥?”
    “老金啊,这草药是比黄豆的收益高几倍,可俺们没种过,心里没着落啊!”
   
尽管一次次的成功,让金文元心里有了底气,但当他找村民们谈致富打算时,却屡屡碰壁。大成村是朝鲜族村,交通不便、信息闭塞,村民纷纷出去打工,留下的不是没力气干,就是没信心干、没意识干。
   
金文元憋不住脾气,找到李明灿劈头盖脸一顿说:“大伙儿选你当村长,就是希望你成为顶梁柱,带领全村过上好日子。现在村里这个样儿,你心里就不着急,你对得起‘村长’这两个字儿吗?”
   
“金司令那么大岁数,还在穷山沟里摸爬滚打,我们差啥?”看着老司令花白的头发、黝黑的面容和满是老茧的双手,李明灿动容了。从那以后,金文元每次上山,都把李明灿带上,用自己的创业行动感染他;每回外出参观,都把李明灿领着,用其他乡镇的致富成果激励他。
   
李明灿勇气越来越足,金文元栽树,他就跟着栽下了4万棵红松;金文元种草药,他也先后种植了40亩五味子、60亩桔梗和80亩黄芪,还创办了年产50万个木耳菌袋的加工厂。2006年,李明灿被评为延边州劳模;2007年,大成村与镜城村合并后,他又被选举为村支书兼村长;2009年,还荣获了吉林省劳模称号。
   
“要是没有金司令,我做梦也得不来这么多荣誉。”李明灿感激地说,“种草药比种黄豆的收入多了大约3倍。现在,好多原来不愿意干的村民都主动向我打听,要求学习新技术。”
    “要是不能干活了,我绝对不手术”    
金文元在山上自建的小屋,离大成村最近的农户家还有两公里的距离。屋里不通电,靠的是太阳能。电视机只能用十来寸的,再大一点,太阳能带不动。要是赶上下雨或是连阴天,灯都不能亮。
   
屋里没有单独的厨房,水池就安置在炕边上,自来水还是近年来从遥远的地方引来的。由于山间空气潮湿,背阴一侧的墙壁已经长满了毛。因为居住偏远,小仓库里除了易储存的白菜、土豆,就是咸菜。因为整天劳累,金文元常常倒在凉炕上就睡着了。
   
山绿起来了,金文元却病倒了。由于条件艰苦、长期劳累,加之营养不良,2008年年初的一天,金文元一个人在山上除草,顿觉左腿无力。他咬着牙,拄着锄头,挪到1000多米外,才搜索到手机信号,拨通了家里的电话。
   
当老伴儿带着儿子从延吉市赶来时,看见金文元倒在地里,满身是泥,脸色惨白,衣服都被划破了。“你这个犟老头儿,不让你上山,你偏上,差点把命搭上!”金文元看着泪眼婆娑的老伴儿,开玩笑道:“乡亲们还没富起来呢,我死不了。”
   
经诊断,金文元被确诊为股骨头坏死,医生建议手术,而且说,他这种情况,不能再从事重体力劳动。
    儿子心疼地说:“爸,咱把手术做了,回家吧!”
    金文元却坚决不肯:“乡亲们还那么穷,我怎么能撇下不管?”
   
妻子和孩子怎么也拗不过老司令,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病情稍有好转,金文元就重新返回了他眷恋的山沟。
    山沟里的穷乡亲有了新观念    
“司令啊,您是我们的主心骨,您可不能倒下啊!”听说金文元带着病回到山上,乡亲们有的从家里拿来鸡蛋,有的端来亲手磨的豆腐,还有的出去淘弄偏方、上山帮忙看林子。
   
李明灿说:“从那以后,肯干的村民更多了,过去偷懒的碰到金司令都觉得没脸面。”
   
2010年,镜城村村民高峰打算和妻子出国打工,需要国家公务员或楼房不动产作为担保。夫妻俩从结婚就和公婆挤在一起住,连间土房都没有,也根本不认识公务员。金文元听说后,毫不犹豫地为夫妻俩做了担保。
   
高峰说:“要是没有金司令担保,我们两口子一个都走不出去,更别提赚钱了。”去年回国后,高峰和其他20余户村民一起加入了村里的木耳合作社。“现在有了合作社,冬季农闲时,家里也能有几千元收入。”
   
如今,高峰俩口子已经开始采购物料,准备盖新房了。按照金文元早先的承诺,凡村里盖起新房的,他自掏腰包每户奖励2000元。金文元说:“这点儿钱就是为了增加农民建设新农村的积极性。目前已经兑现的,有3家。”
   
“一定要让前来考察的经销商吃到咱本地特色,尤其是木耳。”在李明灿家,金文元带着村干部和木耳合作社的负责人,盘坐在炕桌旁。除了以身示范和物质奖励,金文元还经常为村里的党员上党课,并吸收青年团员和要求思想进步的乡亲们参加。通过实践,金文元总结出了一套方法:“农村党课要在村民家里讲,才有气氛;要用百姓听得懂的语言,才容易被接受;要让农民亲身感受,才会被触动……”  
   
木耳合作社经理村民赵广说:“去年七一,金司令带我们去图们市,大伙亲眼看到了当地农村的富裕,长了不少见识。”
   
8年来,金文元组织外出参观学习14次,发展了8名年轻党员。村里先后种植了五味子、桔梗、黄芪、沙参,养起了稻田蟹、淡水鱼、林蛙,办起了绿色有机大米加工厂、采沙场,全村人均收入从2004年的不足3000元,提高到2011年的6000元。(本报记者
曾 毅 本报特约记者 任 爽)
 

率先种植树木和药材引导村民富起来

深山沟里,村民们仅靠种地养家糊口,致富找不到门路。金文元刚到镜城村时,人均年收入还不足3000元。看在眼里,急在心上。金文元把承包的200多公顷山沟作为试验基地,哪个项目有好效益,就带着村民一起干。

经过半年多的实践,金文元逐渐摸索出一套实用种植办法,树木成活率达到了90%以上。八年来,他先后栽下11万棵红松、4万棵落叶松。

其实,他的行动一开始并没有带动村民的积极性,很多村民并没有认识到“十年树木”的意义,觉得种药材、种松树周期长、来钱慢,不划算。有人对他说:
“你都60多岁的人了,种红松周期怎么也得20年,20年后你都80多岁了,看不到效益啊!”而金文元却说:“我也觉得村民的想法有些道理,但我想种树的
事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是为子孙后代积累财富的善事。”

看到金文元栽树成功了,村民也大胆地行动起来,现在村里种植的树木也形成了规模。